简洁是智慧的灵魂,冗长是肤浅的藻饰

过气的我本人

【微博@SebastianStan重症患者】

【盾冬】到喜欢为止 01


*复健中(反正一直都写得烂

*题目和灵感来自片刻不知道几百年前的词卡(不可救药的拖延症 嘻嘻



“到喜欢为止”



01

史蒂夫无数次地梦见同一个下午。

阳光不热烈也不活泼,反而是安静的,是柔和的。路边的小店铺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铃铛轻轻地晃动着,空气里声音漂浮着。

这是他十七岁时的街道,有点陈旧却充满着惬意的欢笑。

巴基把手中的冰淇淋递到他的面前。奶油甜到发腻的味道好像被揉进了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里,被他的每一次呼吸带进肺腔里面,从内而外地弥散着甜味。

“奶油味,绝对比你那个好吃一万倍。”他说。

史蒂夫吐了吐舌头表示不信,巴基极力夸赞奶油味的冰淇淋,要比他手中的草莓味好吃得多。史蒂夫哼了一声,凑过去咬下了一大口。冰淇淋散发着冷气,冻得他每一颗牙齿到每一根神经都发痛,奶油的味道却叫他沉醉。

“嘿,你说得对。”史蒂夫抬起头看着巴基,“我为我小看了奶油味的冰淇淋而道歉。”

巴基眨了眨眼睛,不夸张的说,史蒂夫可能感觉到巴基的睫毛扑扇而引起的空气流动了。

身后有一辆吱呀作响的自行车缓缓地路过。巴基突然不说话了,只是盯着史蒂夫看。

他不知道巴基在想什么,他只知道那双灰绿色的眼睛正在一点点地靠近他,像是一片深邃的海洋一点点将他吞噬。巴基大概是吻了他,史蒂夫想。他的嘴唇上变得凉凉的,草苺的味道还是奶油的味道,他已经分不清了,反正两者混合在一起,是他所尝过的最甜蜜的味道。巴基的嘴唇,是甜的。

十七岁,布鲁克林,巴基柔软的双唇,草苺与奶油甜到发腻的味道,发烫的脸颊,是他所记得的关于那个夏天的一切。




史蒂夫时常回忆过去,布鲁克林的夏天,冰凉的河水,瘦小的他,脱去上衣的巴基,巴基后背上清晰的肌肉的纹路。

巴基是那样的美好,史蒂夫想。

姑娘们最喜欢他这样的,帅气又风趣,温柔又体贴——和那些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们一样,史蒂夫也陷进巴基温柔的眼里里,像沼泽,越是挣扎,就下沉得越快。

现在他就躺在床上,异常的安静,与史蒂夫记忆里那个开朗活泼的巴基全然不同。病房里除了沉睡的巴基,若有所思的他,就只剩下一片阒静。

史蒂夫没有想到他还能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巴基。当巴基以冬兵的身份出现的时候,他真的就像是又回到了十七岁那一年,就像是巴基吻他的那个时候一样,错愕,但喜悦。

可是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巴基看他的眼神,陌生,又充满了敌意。

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他怀疑面前这个冷酷无情的杀手,到底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温柔体贴的巴基。但他的容貌,正是史蒂夫用铅笔在画纸上描绘过的,一遍又一遍,他不会忘。

史蒂夫伸出手去抚摸巴基的脸颊,试图用手指去描摹他的轮廓。

沉睡的杀手,是安静的。没有了他醒着时的锋利与棱角。这使他更像史蒂夫认识的那个巴基。

史蒂夫叹了口气,深深的无奈堵塞在他的胸口。

他想要恢复巴基的记忆,他想要回到十七岁,他想要

回应那个甜味的吻,他想要回答那个他没有回答的问题:史蒂夫也爱巴基,爱到发疯。

他只求巴基快些醒来,因为他已经过了太久没有巴基的日子了,他不想再等待了。这真是煎熬,他想。




【写了一点点就是想发 嘻嘻

评论(2)
热度(5)

© 衿年年年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