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是智慧的灵魂,冗长是肤浅的藻饰

过气的我本人

【微博@SebastianStan重症患者】

【evanstan】On the Skyline 02

一个狗血的故事
总裁桃x设计师包(。

02

Sebastian没有想到会再次遇到那个温柔的亲吻着他的头发的大胸金发男人。

他当然没想到。他几乎都快忘了这个人。

过了太久了,久到Sebastian皮肤上那些暧昧又色情的痕迹全都褪去,再也寻不见一点踪影,久到男人在他身体里留下的感觉不再隐隐作痛。

上帝,这一定是意外。Sebastian看着远处迎面走来的男人,很显然他还没有看见自己。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躲进了厕所里。

这令他想到愚蠢而滑稽的鸵鸟,真是太傻了。

Sebastian懊恼的呆站着,直到听见有些熟悉的好像是在自己醉得不省人事的睡梦中听过的声音:“嘿…你是有什么困难吗?”

Sebastian此时只想把上帝揍一顿——如果可以的话,他总算是明白了,上帝是喜欢安排些戏剧化的人生的。也许他现在应该回头去对这个好看的男人说一句:“Hey,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那真是蠢透了。

“好吧,朋友…”Chris又靠近了他一点,他伸手去拍Sebastian的肩,试图把它扳过来,“听着,我想你一定是有什么难处…”

真希望他不是这么热心的人。Sebastian有点绝望,他僵硬地扭过头:“当然啦,我很好,谢谢关心…呃…”

Sebastian能够想象到这个男人惊讶的表情,也许他张大的嘴巴能够塞下一整个鸡蛋呢,但让他失望的是,他发现鸡蛋显然是不够的,大概能塞进一个李子。真神奇,Sebastian想。

“噢噢噢,我很感谢你的关心,我的朋友。”Sebastian在上一秒决定了装作不认识他,况且,也许他根本就不记得自己了呢。

Sebastian想着,对他笑:“不过我得走了。”

他指了指Chris掐着自己肩膀的手。

Sebastian很感谢金发男人此刻的震惊,这让自己的逃脱变得容易。

当Sebastian重新走进大厅的时候,他再次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

他的日子过得很平淡自然——如果除去几个月前的酒后意外的话,他自认为是有才华的,毕竟他即将和Evans集团签约成为一个真正的设计师——噢,天呐,他差点忘了签约的事情。

遇到那个可恶的金发男果然应该是他有限的几十年人生里最倒霉的事情,Sebastian想。

金发碧眼的女秘书敲开办公室的门请他进去的时候,他被吓得差点一个踉跄脸着地——怎么看谁都长得像那个该死的男人?

Sebastian觉得有必要向上帝忏悔自己之前的出言不逊了,那么上帝一定是不会再让他深陷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念想中了。

“噢——太棒了,”男人站起来给他了一个出乎意料的拥抱,“你一定就是Sebastian了,我是Scott Evans——我特别喜欢你的作品,那真是我见过的最棒的设计,你知道吗,你如果能够成为我们的设计师,这一定会是今年公司最棒的事情…”

“…Scott,嘿,你能收敛下吗?”

Sebastian艰难地从Scott的拥抱里扭过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如果他没有眼花的话,他宁愿听Scott滔滔不绝一直讲到天黑,宁愿被Scott这意外热情的拥抱闷到窒息。

“嘿,Scott,你得放开他了。”他听见男人说,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爽。

“当然,”Scott说着放开了Sebastian,“这是我的哥哥,Chris Evans,事实上——他才是要和你签合同的人。”

如果上帝听得见,那么他一定是在装聋。

Sebastian几乎想要立刻逃走,他对上帝的信仰已经要彻底崩塌了。

这该死的上帝。

Chris的一双该死的蓝眼睛一直注视着他,Sebastian只觉得头皮发麻,手臂上的肌肉僵硬地牵扯着他的手在这份满是密密麻麻的字母的合同上画完了自己的名字。

拜托,Sebastian,这真是个不明智的决定。他的理智提醒着自己,可他的思维好像游离在躯体之外,他只能看着黑色签字笔在白色的纸上留下的还未干透的墨迹书写着他最熟悉的几个字母。

——该死的。

“嘿…呃…Sebastian?”Chris跟着他进了电梯,不知所措地摸了摸鼻尖,“我是Chris Evans…”

“噢——”Sebastian能够感觉到自己脸上僵硬得要命的肌肉扯出了一个微笑,它一定非常难看,“我知道,Evans先生,我想您的弟弟已经告诉过我了。”

“不…我是说,呃…你还记得我吗?”Chris又一次地摸了摸鼻尖,又伸手去抓了抓那头柔软的金发。

如果要发自内心的说,Sebastian真的很想要去揉一揉Chris的一头美丽的金发,虽然,这样形容会使Chris听起来像个女人,但事实上,那就是一头柔软又美丽的金发——看起来是的。

“我想您是认错人啦,亲爱的Evans先生,”他说,“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我长了一张大众脸呢,哈哈。”

Chris知道Sebastian一定就是他心心念念的sweetheart,也许是他忘了,也许是他假装忘了,但无论是怎样,即使自己再怎么肯定,他的小甜心也是不会承认的。

“好吧,”Chris的声音有点失落,“很高兴认识你,Sebby”

“……当然,我也感到很高兴。”

该死的上帝。Sebastian如是说。

————
哇,我写的什么玩意儿(哭唧唧

评论(7)
热度(47)

© 衿年年年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