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是智慧的灵魂,冗长是肤浅的藻饰

过气的我本人

【微博@SebastianStan重症患者】

【盾冬】Till the End-直到尽头 02

不知道自己又在瞎扯什么orz
请给我评论!爱你们!ー=≡Σ( ε¦) 0


02

灰白色的天空像是死去的人的皮肤般苍白沉寂,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雨水落在他的脸上,寒冷得令他发抖。

漫天的硝烟模糊了远方的画面,他满眼只有遍地的死去的尸体,血液从他们身体上的巨大的豁口里流淌出来,流进泥土中,将泥土也染成这骇人的殷红色。

远方又有炮弹声响起,他感觉地面在震动的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双脚控制着他的身体没有方向的疯跑。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此起彼伏的炮声轰鸣没有间断过,巴基的背影突然就闯进了他的视野里,以及指向他的黑洞洞的枪口。

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就已经挡在了巴基的身前。

史蒂夫的大脑忽然就像一台被按下播放键的放映机,过去的记忆像是部老电影,断断续续地播放着。

在那些连续播放的画面里,他只是一个来自布鲁克林的瘦弱到似乎一碰就倒的小伙子,巴基总是能够及时地将他从危险中解救出来,也总是将他的温暖的手掌盖住自己的瘦弱的肩膀,告诉他离战争远些,这不适合他。

但似乎迟了。

在巴基从他眼前坠落的时候他就知道迟了。





史蒂夫不明白这些陈旧的记忆怎么会突然翻涌起来,当他看见这个用枪口对着他的人的双眼时。

可这双眼睛又不是他记忆中的那双,巴基的眼眸里从来不会充满这种令人畏惧的寒冷与暴戾。

好吧,巴基早就在七十多年前,因为自己没有抓住他,而永远的失去了生命。

这个人不可能是巴基。

史蒂夫借助桌子作为跳板一跃而起落在了这位似乎有着很酷的金属手臂的人面前,并且在他反应过来并扣动扳机之前,给了他重重的一拳。

“金属手臂”显然没有料到史蒂夫会突然袭击他,他手里的枪被撞飞了好远,他只得挥动他的金属左臂发动攻击,他的“手臂”硬生生地砸在史蒂夫的盾牌上,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手臂和盾牌共同的微弱的震动。

他的力气可真大,史蒂夫想。

史蒂夫又一次的甩开了自己的拳头,实实在在地砸在了“金属手臂”的坚实的腹部的肌肉上,他闷闷的哼哼了一声,又被摔出去很远。

“Hey,Cap,”耳机里娜塔莎的声音伴随着微弱的电流声传过来,“政员已经安全啦,剩下的你看着办吧。”

噢…娜塔莎,真是位好同事…

可当史蒂夫再次抬眼张望的时候,一片狼藉中就只剩还未散去的烟尘、遍地的看起来好像尸体一样的受伤的保镖,以及他自己。






冬兵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落荒而逃。

那个穿得就像一面美国国旗一样的拥有饱满而坚实的肌肉的人,他的蓝色的像海水一样深邃、又像宝石一样闪耀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几乎感觉得到全身的血液在血管中加速流动,使他的身体发烫,心跳变得剧烈。

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个热恋中的小姑娘,又像是个一见钟情又情窦初开的热血冲动的小伙子。

但冬兵不相信这是什么扯淡的一见钟情,更不相信自己会像个恋爱中的小伙子一样。这不可能,这当然不可能。从他记忆开始的那一天,他就被告知要成为一个冷血的杀人工具,他更不知道什么是感情。

他只是觉得,这位肌肉发达的将国旗穿在身上的男人,熟悉的要命,他几乎能够确信那就是他梦中的人,冬兵不知道站在他的对立面和站在他的背后看着他,他的姿态是不是一样的,但他的眼睛,他的嘴唇,他的盾牌的光泽,都是那样的熟悉,像刻在骨头里,淌在血液里那般熟悉。

评论
热度(10)

© 衿年年年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