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是智慧的灵魂,冗长是肤浅的藻饰

过气的我本人

【微博@SebastianStan重症患者】

【盾冬】Till The End-直到尽头 01

好久之前就写了个开头…一直卡到现在qwq
今天刷完队3心痛到无法呼吸呜呜呜呜
没什么文力的我_(:3」∠)_

01

炮弹从灰蒙蒙的远方飞来砸在他身后,泥土像烟火一样炸裂开来,巨大的声响震得他脑袋发麻,同时也带来了短暂的失聪,他嗅到了泥土混合着血腥的气味,以及满嘴的硝烟气味令他口舌干燥,无法发声。

他感觉到死亡向他逼近,天空中好像有双无形的手将的他按压住,扼止住他的呼吸,使他动弹不得。疼痛感爬进头骨里包裹的每一根神经上,一点点地折磨着他。有那么一刻,他想着放下手中的枪,就这样张开双臂,去迎接来自远方的子弹,去迎接从天堂倾泻下来的曙光——但在他付诸实践之前,那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盾牌的金属光泽有些刺痛了他的眼睛,他下意识地躲闪那道光芒,随即便陷入了黑暗中,金属胡乱地碰撞声无尽地在耳畔旋转。

——然后,梦醒了。

黑暗令他感到平静,而光明却让他无所适从。冬兵不知道这个梦境发生在何处,也不知道梦里的人是谁,甚至,他不知道它是否是真实存在的。他不记得任何有关过去的事情,每当他尝试着寻找过去的痕迹时,从大脑里传出的疼痛就像在梦境中的那种真实的痛觉一样令人发狂,好像要一点点地将他的大脑蚕食。事实上,他也不需要记起来,因为他只需要做好一个冰冷的杀人工具,不需要任何的记忆,记忆对他来说,只是拖累与负担。

他是不太想做这样的梦的,因为他不想了解过去,他害怕了解。




闹钟响的时候,他还醒着。从梦中醒过来后他也没有再睡过去了,而是发着呆一直等到太阳的光芒将黑暗驱散,他开始不安了。阳光令他呼吸困难,他不喜欢将自己暴露在光芒之下,他认为他生来就该与黑夜作伴,光明只能在遥远的彼岸。

他在等待,等待着那个浑身穿得漆黑的的男人过来交待今天的任务。说实话,他甚至都不知道每天走进来的是否是同一个人,因为他(们)都带着不透光的墨镜,大多时候都一言不发,不像是真实存在着的。

冬兵迅速地穿戴好衣服,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后,黑色西装的男人准时地出现在了他的房间里。

他一如既往的保持缄默,冬兵也不会愚蠢地尝试和这个男人交流——虽然他有时真的很想找人说说话,可他也许有太久没讲过话了。他一个人的时候曾试图发声说话,但那声音沙哑又陌生,于是他索性闭上了嘴不再发声。

男人将硬盘递给冬兵后,就不留痕迹地离开了,像没有人来过一样毫无痕迹。

冬兵很快地用电脑打开了硬盘里的文件。密密麻麻的资料令他头疼,一串串的字母像是一只只喜爱群居的虫子,胡乱地聚集在一起。他很快就挑出了有用的信息,这是他通过经验而掌握的技巧,这很重要,冬兵认为,因为在他第一次拿到任务的文件,每个单词逐一读完以后,他感到头晕眼花。事实上他根本不需要读完,他发现他只要记清他执行任务的对象是谁就足够了,他觉得自己还没有愚蠢到杀错人——事实证明他也没有错过。

他一边吃完了手里那块令他口干舌燥的压缩饼干,一边结束了对任务文件的快速浏览。

然后他又该带上那个令他透不过气来的面具了,虽然它也许看上去很酷,但他真的不太喜欢这种令人窒息的感觉,这真的很难受。

可是他只是个杀人工具,这些都没有关系。




压抑的气氛让史蒂夫觉得无趣,他睡得不太好,现在他只想快些结束这个看起来没有什么意义的任务,然后倒头大睡。

“嘿,娜塔莎,”他压低了声音喊道,“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着。”她头也不回,抱着手臂站着,冷淡地说。好吧,她总是这样,史蒂夫想,撇了撇嘴,不再讲话。
那些穿黑色西装站得笔直的满脸严肃的男人,说真的,他简直无法一直面对他们,在不讲一句话的情况
下。

被保护的政员却仍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我想我该出去透透气。”他认为也许并没有什么会发生,至少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

但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的,是娜塔莎的喊声:“Cap!”

真是糟糕的一天,他想。他迅速地用手中的盾挡掉了几颗胡乱飞蹿的子弹。

他还没来得及在混乱之中找到那个也许正荒乱不知所措的政员,某个人的身影就从落地玻璃巨大的缺口跳了进来,他的左臂折射出尖锐刺眼的金属光泽。

他稳稳地落在地面上。

他四处张望,然后不出意料地找到了目标。他朝政员走过去,把枪上了膛。

史蒂夫顺着他的目光同样看到了吓得瑟瑟发抖的政员,他刚才可不像现在这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

他认为自己的速度足够快,事实上,他确实足够快赶在子弹穿过政员的身体之前挡在了前面。

但他等了大概有很久,也没有听见第二发子弹冲出枪口的声音。




冬兵有些发怔,这样红色和蓝色交错的光泽,像是梦里的那个人。

他是不是也曾这样挡在自己的面前,就像这样挡住一切的伤害。

梦里的人是真实的吗?

是他吗?

他一瞬间有些恍惚,空气中的粉尘烟雾好像堵住了他的呼吸道,又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潮水般将他淹没,他只是觉得无法呼吸,脑海里的那个身影越发清晰。

就是这个人,他梦中一直出现的人。有个声音在告诉他。

评论
热度(16)

© 衿年年年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