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是智慧的灵魂,冗长是肤浅的藻饰

过气的我本人

【微博@SebastianStan重症患者】

[空军组]百分之一 /01

垃圾写手我来了 没有逻辑全文ooc 嘻嘻



/01

小概率事件发生的机率到底有多大?

在遇见Farrier之前,Collins从不相信偶然会接二连三地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
然而他却亲自验证了自己这个愚蠢的想法的真实性。

噢,该死的概率。
Collins懊丧地晃了晃那颗金色的脑袋,试图将那名为“酒精”和“Farrier”的两位侵略者从头脑中甩出去,但结果你都知道啦——徒劳而已。

刚入伍那会儿的记忆又像潮水一样一点点爬上了他的神经,浸没了他醉醺醺的大脑。

飘着雨的早晨,天空一片黑压压的乌云低垂着,Collins不喜欢这样的天气。讨厌的雨天。
Collins还没走到集合点就听见那位暴脾气的长官怒气冲冲的吼声隔着凝滞的空气传过来:“Collins——!”
好啦好啦,他知道他又迟到了。Collins实在不擅长早起,他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迟到了。
暴脾气长官瞪大了那双小眼睛:“你第几次迟到了心里没有点数吗?”
他晃着脑袋走进队列里:“没有,长官。”
Collins抬起脑袋看着这位气得跺脚的暴脾气长官,忽然注意到气冲冲的长官身后站着一位年轻的黑发军官,他抱着手臂,微微向上扬起的嘴角似乎表明了他的心情还不错。
黑发军官抬了抬下巴:“喏,就他吧。”
暴脾气长官惊奇地发出“啊”的一声,接着他皱了皱眉:“我建议您再重新考虑考虑,Farrier上校。我想您会更喜欢一名遵守规则的飞行员。”
“就他。”叫作Farrier的年轻男人重复道,他抽出右手来轻轻地向Collins的方向指了指。
“好吧。”暴脾气长官吸了吸鼻子,“Collins,出列。”
Collins眨了眨眼,他的蓝眼睛中升起一抹疑问。
“这位是Farrier上校,你的新教官。”
——噢。Collins突然想起来了。今天是新兵分组的日子。
Collins听说过Farrier这个名字,它属于RAF最优秀的年轻飞行员。
他参军不足一个月,却已经听遍了不同版本的故事——关于这个名字的主人。
此时此刻,站在他的面前的,正是这位“传闻中”的Farrier上校。
此时此刻,年轻的上校就伸出右手选中了他,一个显而易见不遵守军中规定的自大的新兵。

也许,他只是错误地被那机率为百分之一的好运气砸中了脑袋吧,Collins想。

“您好,上校。”他说。

谁能想到呢,“百分之一”的偶然会接踵而至,让他措手不及。
谁又能想到,这些小概率堆积起来,竟会导致这样的结果——他居然爱上了这个该死的混蛋。

Collins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闷气,他将杯子里的最后一滴酒精也喝尽了,Farrier依旧被一群姑娘紧紧围住。

好吧。
也许这就是他生气的理由。
他开始头晕了。

评论(1)
热度(16)

© 衿年年年年年 | Powered by LOFTER